忠心接棒,作良善的僕人

葉漢浩博士

 

   

很多關心我的朋友都很有興趣想知道,接工福棒的呼召與原因?我的答案很簡單:「全是神的恩典與帶領。」首先感謝余姑娘在工福的忠心事奉,以致工福已有一個十分好的根基與忠心服侍的團隊。她真誠的邀請與分享,讓我對工福的使命及挑戰有更深認識。更重要是,我看見工福讓我有一個機會實踐上帝放在我生命中的使命。使命不是一個抽象的感覺,而是來自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種下的熱情(Passion),及神透過我們生命中不同經歷塑造出來的。

 

小時經歷貧窮的日子,加上多年研讀經濟學,培養了我對研究經濟制度與貧富懸殊的熱情。在讀神學的日子,更讓我有機會接觸更多的貧窮人及反思資本主義制度如何影響我們。資本主義(主要指平日我們常提及的市場主導及政府不干預等價值背後的制度)不單製造貧富懸殊,更透過日常生活的價值觀塑造我們的靈性,使我們對貧窮問題習以為常,失去了神創造我們時放在我們心中的慈心。所以,我的使命其中一個向度不單是要針對貧窮問題,更重要是重塑一個由愛作重心的靈性,像保羅在羅馬書13:8分享:「你們除了彼此相愛,對任何人都不可虧欠甚麼,因為那愛人的就成全了律法。」

 

帶著這樣的使命,我被工福的使命及正在實踐的工作所感動。工福中的「工」字是針對工業帶來對人在生活及靈性上的問題,很多人以為工業就指工廠,事實卻不然。香港雖然少了很多工廠,但工業卻從來沒有離開香港。因為資本主義本身就是一間巨大的工廠,把工人當成工具般看待、有權勢的壓迫弱勢的,及強調擁有而忽略分享等,都是資本主義這大工廠的核心價值。而工福現時主要的服侍都正正是回應由這大工廠製造出來的社會及靈性問題。

 

首先,鄰舍關顧是最直接實踐基督的愛,讓人不單聽到福音,更能有血有肉地感受福音的大能。再培訓看似只是一些事工而已,但事實卻在以是一項愛心的服侍。很多被「大工廠」消耗了大半生的朋友,當他們原本的技術因社會轉變而變得失效時,再培訓的課程便成為他們的一杯涼水了。兒童發展的事工是具體地針對跨代貧窮的問題,在強調競爭及考試的香港,沒有足夠的支援,貧窮的問題只會一代傳一代。兒童發展基金的項目,正正是一項用愛去回應跨代貧窮問題的事工。另外,在資本主義的大工廠中,人在無意義與使命的工作中,漸漸失去了生命的熱情與價值,賭博便成了很多人尋找人生短暫盼望與興奮的途徑了。工福以福音作重心的戒賭不單是要幫助他們戒除賭癮,更重要是要幫助他們重建生命與盼望。

 

看到工福這些服侍,我看見神在過去對我的塑造,實在有很多可以貢獻的地方。還記得在2013年暑假中,我向神禱告給我一份我可以貢獻的事奉,而不是單單給我一份我喜歡的事奉。事實是,神給我的是超乎我所想所求。工福的事奉既能給我機會貢獻神給我一切的因賜與塑造,同時工福總幹事的責任亦是我本身使命的所在。

 

另一個吸引我的地方是,工福是一個團契。在保羅書信中,團契Koinonia 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觀念。在腓利門書17節,保羅懇請腓利門接納阿雷西母如他與保羅團契的關係一讓。什麼是團契?團契最重要的意義是分享著一些相同的東西(sharing something in common)。而對保羅而言,這共同的東西就是基督(參腓2:1-11)。工福是一個團契,意思是我們是一群分享著由基督而來的使命,同時亦肩負著把耶穌基督的愛分享給其他人的使命。

 

使命的另一面便是責任,我明白要實踐神托負給工福的使命不是一件易事,但同時,我深信神的供應是豐富的。神願意我們為祂發夢,但發的不是自我實現的夢,而是神給我們愛鄰舍的夢。我們要作的不是大事,而是忠心去完成神托負的使命。作為神的奴僕,我們要的只是忠心。我期望,在我離開這崗位時,人們給我的評語不是作了什麼大事,而是Alex是一個忠心又良善的僕人,像余姑娘一樣。